搜索结果

详细页

在故事中找初心、担使命|秦山“于”公——于洪福

发布时间:2021-09-02 【字体:

微信图片_20210902141951

  由中核集团社会事务部编辑的《百名离退休党员》事迹集近日出版发行,收录了核工业六十多年辉煌历程中具有典型代表性的35家单位的100名老党员的先进事迹。

微信图片_20210902141956

  中核集团党组书记、董事长余剑锋在撰写的序言中指出:广大党员干部职工要始终牢记核工业的初心使命,永远铭记老同志们的历史功绩,倍加珍惜老同志的精神财富,学习他们“离岗不离党,退休不褪色”的坚强党性,发扬他们“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的奉献精神,推动我国核事业加快发展,建设成为核科技体系,打造世界一流核工业强国,续写我国核工业新的辉煌篇章,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不懈奋斗。书中有老红军、老革命,还有奋战在荒漠戈壁、深山老林的老一辈核工业人。秦山核电有于洪福、姚启明、陈曝之三名老党员的先进事迹入选。今天我们来看看秦山“于”公的事迹。

秦山“于”公

微信图片_20210902142015

  于洪福,1936年生,辽宁大连人。1954年毕业于大连工学院。1982年从核工业部四O四厂调入七二八工程筹建处。曾任核工业部四O四厂副厂长,七二八工程筹建处主任兼临时党委副书记、秦山核电厂厂长兼临时党委副书记,核电秦山联营有限公司总经理。

  去秦山,“心里没底”

  于洪福是1964年10月从化工部大连化学工业公司调入二机部,被分配到了核武器研制生产基地,参与了为原子弹提取材料这样非常重要的工作。那时他担任车间主任。

  于洪福和来自全国四面八方的经过严格审查挑选的工人、干部、科技工作者们一起,为振兴我国国防事业呕心沥血,不懈努力,和同事们一道完成了国人的梦想。当年他们亲自生产出的材料做成的核武器爆炸成功的消息传来时,那种高兴的心情,就像自己的孩子出生一样,感觉特别好。

  于洪福在艰苦的大西北工作生活了18年后,于1982年4月到北京接受了新任务,去参与筹备创建中国大陆第一座核电站——秦山核电站。这个事情对于洪福来说很突然,他自己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

  1982年4月,一纸调令到来,让他到北京报到。北京三里河,中国第二机械总部,周秩副部长办公室。周秩表情严肃,从办公室拿起一份文件递到于洪福手上,“小于,你先看看这个。”他低头一看,文件赫然写着:任命于洪福为第二机械工业部七二八工程筹建处主任。“周部长,去七二八搞核电?我是搞防化后处理的,没搞过核电呀!”对这个任命于洪福多少有些意外。“谁干过,我也没干过?”周部长话语很坚定地说:“中国要建核电站,这是周总理的嘱托,也是我们二机部的责任。核电站建设要求很高,不能出一点问题,而我们又缺乏建设核电站的经验,让你去是部党组经过认真挑选,给予充分了解和信任的。核电站的建设是核工业第二次创业,我们对你的组织能力、工作能力、学习能力是了解的,好好干吧,不懂可以学习……”听了周部长的一番话,他嚯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周秩说:“周部长,我什么时候去?”“你先回去交待工作,五一过后立即去上海报到,部党组已组建了一个好的班子,遇到问题要多研究、多请教、多商量,也可以直接到北京来找我。”

  1982年5月15日,于洪福坐了三天两夜的火车从大西北来到上海。在上海中山南二路969号零三招待所和七二八筹建处的领导班子见面。“呀,全都认识。”除了章永根总会计、俞潜书记、陈曝之、周振远、钟兆富、赵志堂、盛稼成、姜惠如,全是四O四工作过的人。因为这些人在四O四共过事,都是厂里领导、业务骨干、精英,吃过祁连山的雪水,居塞外一川碎石的戈壁滩,心有灵犀,是一种默契的安排,是风雪识通途,干事的班子。

  于洪福大概用来半个月时间交接工作,随后就到上海报到。于洪福从那时起就下定决心,无论有什么艰难险阻,凭着对党和事业的忠诚,凭着要干出一番成绩的信念,一定要把这个核电站建成功。

  秦山开篇,“两眼一抹黑”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秦山核电是我们国家核电的开篇之作,没有经验可供借鉴,当时可以说是两眼一抹黑,前期准备工作也走过了十分曲折的道路,有的问题甚至惊动了中央政治局。

  秦山核电站建设在当时有两大亟待解决的关键问题。第一,人才极度匮乏。秦山核电站建造于上世纪80年代,国家百事待兴、百业待举,亟需各方面人才,建设核电站相关的专业人才,几乎不可能从社会上找得到。第二,建造核电站是一个十分庞大复杂的系统工程,由于是第一个,没有经验可循,一切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建设过程当中,项目管理主要内容、模式、主要程序,到底有多少个关键节点于洪福都不太清楚。这就给管理程序、计划安排、现场施工过程控制带来很多问题。还有核电站的质量、安全、设备材料的特殊要求等方面,都是当时面临的严峻考验。经过学习和实践,可以说经历了难以言表的痛苦的磨练,才逐步把秦山核电建设成功。

  1982年12月3日,于洪福带领第一批电站先头部队浩浩荡荡进驻海盐。海盐县地处浙北杭嘉平原东北部,总面积503平方公里,东面濒临杭州湾,西面是嘉兴市。海盐历史悠久,建制于秦代,因海浜广袤,盐田相望而得名,曾是全国两大产盐中心之一,故称海盐。这里钟灵筑秀,人杰地灵,文化悠久,物产丰富,素有“丝绸之府”、“鱼米之乡”之美称。秦山,位于海盐县城东南,主峰海拔172米,距海盐县城9公里。相传秦始皇南巡时,登此山、望东海,故得名。秦山北、东、南三面临海,西与杭嘉湖平原相邻。南距杭州99公里,北离上海120公里。

  海盐县人民对秦山核电厂的到来给于了极大的支持和力所能及的帮助。把当时全县接待能力最强条件最好的县政府招待所让了出来,作为秦山核电厂的临时办公之地:两栋小平房,一幢简易小二楼,还把仓库腾空给核电厂职工当食堂用。

  江南的冬季,潮湿而阴冷,室内没有暖气,更没听说过空调。职工来自五湖四海,北方人有些不适应,很多人被冻得直感冒。许多同志在潮湿阴冷的环境中冻得坐不住,有的还生了冻疮,直接影响到了工作效率和工程建设进度,这让于洪福很担心。他急在心里,立即给每个房间买了煤炉,可煤炉供热面积有限,仍然不能解决问题。

  12月4日大家会合之后,秦山核电厂召开了进驻海盐后的第一次全体职工大会。会场就设在招待所的一个大房间里,简易的木桌就是主席台,50多人就坐在从食堂搬来的长条凳上。会议还没开始,大家都冻得不愿进屋,院子里的阳光多少可以给同志们带来些许的温暖。会议开始不久,会场上踩脚的声音从零星响起连成了一片,由弱小渐渐变成强烈,于洪福看到大家实在坐不住了,大声说道:“全体起立,咱们就站着开会。”

  这是一次不同寻常的会议,是秦山核电厂进驻海盐工作现场的第一次会议,也是唯一的一次全体职工站立着的会议。这次会议是一次秦山核电厂同心协力建设中国大陆第一座核电站的动员大会,誓师大会,是激发斗志、鼓舞士气的大会。

  会上,秦山核电厂临时党委强调要加强职工队伍的思想和作风建设,开展“五大讲活动”,即讲工程建设,掌握核电技术,培养人才及引进消化国外技术等方面的重大意义;讲中央、国务院和有关部委、省市的重视、关怀和期望;讲工程建设同贯彻核工业部“保军转民”的关系;讲工程建设与实现党的总任务、总目标的关系;讲工程建设任务的艰巨性和紧迫性,号召大家发扬当年搞第一颗原子弹时期的奉献精神,艰苦奋斗、顽强拼搏,为开拓中国的核电事业而贡献力量。“五大讲活动”的目的就在于激发全厂职工搞好核工程建设的光荣感、责任感和紧迫感,增强全体职工各种克服困难、完成党和人民赋予的光荣任务的勇气和信心。

  秦山二期,抓好“三大真经”

  就在秦山核电一期如火如荼建设的时候,国家决定要趁热打铁,上马秦山核电二期工程。1987年6月,这个牵头的任务又落在了于洪福的头上。于洪福二话没说,又以绝对服从的报国精神,披挂上阵,再度征战秦山二期工程。

  有了秦山一期工程前期准备和开工建设取得的一些经验,秦山二期的前期准备工作就相对比较顺利。秦山二期定下来的基调是“以我为主,中外合作”,就是以秦山一期这个模式为主,中外合作。在土建、安装、设备制造、调试过程中,我们没有掌握的技术和设备制造,通过中外合作的方式加以解决。凡是中国自己能干的都自己干。

  核电建设是庞大的系统工程,要把各路建设大军、各方力量组织好、协调好、管理好,决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其“玄机”可以概括为“三大真经”,即抓好“三大控制”:质量控制、进度控制、投资控制。在秦山二期建造过程中,这三大控制都做得比较好。于洪福个人觉得最好最突出的是投资控制。投资控制中设备投资又是关键,设备投资控制住了,投资的50%就控制住了。秦山二期最后的设备投资不是占总投资的50%,而是46%,不要小看这四个百分点,那可是好多个亿的钱。

  因为秦山二期建设需要自筹资金。在建设的关键时期,为了找资金,于洪福在中国核工业总公司领导和董事会授权下,找上级主管部门,最后直接找到中央领导,为工程争取宝贵的建设资金。

  有一件事于洪福至今仍然记忆犹新,觉得很有意思。那次于洪福要进中南海见邹家华副总理,他跟邹家华秘书联系,秘书说,“我给你安排,你这一周不要离开北京,只要邹家华副总理有空,挤出十分钟,马上给你打电话,你就赶紧坐车进来。”结果我等了五天也没有电话。

  那时秦山二期在北京有个办事处,有两辆车。这五天办事处其他人办事也要用车。于洪福因为还不知道究竟要等多少时间,办事处事情多,用车也紧张。于洪福就对办事处的同事说:“车你们拿去用吧,该上那儿就上那儿。”刚好就两台车全部出去的时候,总理秘书来电话了,叫我马上去。于洪福说“出租车能进去吗?”秘书说,“那不行!”于洪福连忙去找核二院的领导,他们说,“有一台老上海,看能不能开。” 于洪福对司机说,“只要能开进去,回来回不来都无所谓了。”

  车开到中南海门口,警卫不让进。于洪福只好打电话给吴秘书让他出来接我一下。吴秘书出来接,于洪福才进去了。进去有个停车场,我们的车一停下来,别的车的司机都出来围着我们那车子转,都乐着问:“你这个车怎么进来的?!”

  心系秦山,家国情怀

  伴随秦山核电的不断壮大,如何让核电职工能够安心工作,一直是秦山一期领导班子非常操心的一件事。于洪福在任期间,秦山一期领导班子一直努力为职工创造良好的生活环境和居住环境。要想把职工的积极性调动起来,关键是干部要以身作则,和群众打成一片,关心他们,你不关心他们的话,他们哪来的革命热情啊。

  1985年3月20日,反应堆主厂房底板第一罐混凝土的浇筑。秦山电厂主体工程正式开工建设后,于洪福很快组织力量对生活区建设进行规划和设计。刚建设那会儿,秦山核电生活区是一片菜地,除了几间民房外什么都没有;核电厂将办公地点设在县招待所,职工住在当地老百姓家里,镇上很多地方连自来水都没有,居民吃喝拉撒全都使用附近一条水湾里的水。

  他心中暗自打算一定要为职工住宅装上暖气。可是国家有规定,江南居民住宅建设不允许安装暖气,当时上海只有大医院有暖气,八十年代空调是一种奢侈品,还未听说过。于洪福经与公司领导班子商量,并取得主管领导赵宏部长的坚定支持,在没有经费的情况下,以职工集体集资的方式加以解决。之后二期、三期生活区都顺理成章地装上了暖气,享用至今。这件利民利德的好事在社会上引起赞美,打破了南方不装暖气的禁律。这是秦山核电老领导为核电留下的最好的纪念品,是一项利国利民绿色环保工程,缕缕阳光照亮了道德实践,筑起精神洗礼。为稳定施工建设单位队伍,在彭土禄董事长的多方努力下克服了重重困难,解决了曾为中国国防建设做出卓越贡献的二十二、二十三公司经常流动的实际困难,把五千人的流动户口买下,变成海盐城市户口。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今天看来,有关民生的事能做的还是要做的。

  现在的秦山核电基地是“国之光荣”,也是中国核工业的骄傲。回忆当年,真是感慨万千!这么多年工作下来,于洪福得到了锻炼和提高、经受了考验,但于洪福觉得对家人心里有很多愧疚:“由于工作忙,我没有能够照顾好我的妻子。她在戈壁滩参加工作,1978年就得了脑淤血,抢救过来留下了后遗症——偏瘫。36年来,从四十几岁到八十岁,人生的一半时间她是在床上度过的。我们是同学,青梅竹马,感情也特别好。她今年一月份去世了,她走的时候我很悲伤。为了我的工作,她牺牲的东西很多啊。”

  在秦山,有人把于洪福戏称为秦山“于公”,这个称呼里面饱含着员工对于洪福的敬重。但是于洪福自己却说,“我认为我做的这一切是工作需要。秦山核电的建成,从中央到地方各方面、各个部门、各个行业都做出了很大贡献,更重要的是我们秦山所有参加核电建设的职工,他们做出了更大的贡献。我只是他们中的一员。”

  退休后,于老并没有离开海盐,而是更加坚定地坚守在秦山核电。

关于中国核电

在核工业全产业链体系的支撑下,中国核能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将秉承“两弹一星”和核工业精神,践行“责任、安全、创新、协同”的企业核心价值观,不断追求卓越,超越自我,致力于为企业创造价值、为股东创造利润、为员工创造幸福、为社会创造财富。

中国核电官方微信
中国核电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