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宣布,福清核电5号机组反应堆已经临界”
发布时间:2020-10-26 字体:[ ]

“ 我宣布,福清核电5号机组反应堆已经临界。”

10月21日下午,一声广播传遍了“华龙一号”全球首堆所在地福清核电的现场,为每一位华龙建设者第一时间传来了首堆临界的喜讯。追溯着广播声音背后的主人,我们找到了“华龙一号”的首批值长——曹凤瑞。

鉴于电力行业的特殊性,运行人员需要通过“三班倒”的模式24小时不间断“接力”守护机组。主控室作为核电站的“神经中枢”,是机组所有信息的处理中心。

而值长作为主控室里有着“最高话语权”的人,在当班期间也被称为8小时的“厂长”。我们文章里的“主人公”——曹凤瑞,正是当时机组执行临界操作时的8小时“厂长”。

曹凤瑞,“华龙一号”全球首堆的首批高级操纵员,福清核电运行三处二值值长。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运行人,在参加“华龙一号”操纵员培训之前,他就先后通过了VVER、M310两种堆型的操纵员考试。

即便如此,面对全新的堆型,曹凤瑞坦言道:

“‘华龙一号’作为我国自主三代的核电技术,创造性研发了能动和非能动相结合的安全系统,采用177堆芯设计,有着更好的安全性,因此对于操纵人员的知识储备和应变能力也提出了更严格的要求,确保每一位操纵员的能力足以胜任岗位上的工作。”

“临界操作的关键点主要在于反应性控制”,提到专业,曹凤瑞的眼神充满了光亮,他指了指眼前的控制屏解释道:“每一步影响反应性的操作都必须得到精准控制,通过操纵控制棒和改变反应堆中的硼浓度将反应堆中的中子数量提升并稳定在规程要求的范围内,就代表反应堆达到临界状态,整个过程不能快不能慢,必须谨慎小心。”

为了确保临界当天的重要操作能够顺利完成,早在一个多月以前,“华龙一号”运行团队就组织召开了2次技术交底会,并与物理专业的技术支持人员多次展开对话沟通,确认技术细节。六个值的操纵员轮流进行模拟演练,利用业余时间抓紧熟悉规程、操作票、风险预案等文件,就是为了操作当天的“一气呵成”。

临界前一天,还在模拟机房参加模拟机复训的曹凤瑞得知了明天很可能要执行临界操作的消息后,复训一结束,他就立马召集值里的操纵员,明确具体的分工与职责,自己赶到5号机组主控室,对着运工指令和值长日志等提前了解好机组状态,并对着已经“熟的不能再熟”的操作规程硬生生又多“顺”了几遍,离开主控室后,又在家里准备到晚上十二点左右。

临界当天,坐在值长位置上的曹凤瑞紧盯着屏幕上显示的各项参数,时不时将双手合十,慢慢搓动。“毕竟是全球首堆的首次临界,哪怕是有着丰富操纵员经验的他不免也感到些许紧张和压力。”稍微平复心情后的曹凤瑞和他的团队屏住呼吸,将压力转化为一步步踏实、稳当的规程操作中,终于首堆临界在现场领导、嘉宾、设计团队、建设团队、技术支持团队等人的见证下圆满完成。

然而,即使机组顺利到达临界状态,曹凤瑞悬着的心也不能放下,因为临界标志着机组正式进入带功率运行状态。对于机组六十年的寿命来说,这就好比是万里长征刚刚走完第一步。

机组状态越高,也意味着8小时“厂长”肩上的核安全责任更重。下午五点,交接班结束后,走出主控室,曹凤瑞这才长舒了口气,浑然不知后背的蓝色衬衫已被汗水打湿了一半。

众所周知,核电厂操纵员常常被赞誉为“黄金人”,不仅仅是因为培养一名操纵员的费用高昂,更是因为他们有着“真金不怕火炼”般的意志品质,只有经受住上百门理论实操考试的考验和筛选,才能从众人中脱颖而出,获得操纵机组的资格。

“早晨七点钟起,晚上十一点睡觉,除了吃饭以外的时间都用来看书学习了。前期偶尔还要抽时间来完成文件编写、模拟机调试等工作。冲刺阶段,时间紧张而珍贵,索性就住在厂里复习,衣服该洗该换了才回家一趟。”

回忆起“华龙一号”首批操纵员考证经历,曹凤瑞说道:“平时学累了就和老婆孩子通通电话,就当作是放松了。”提起家人,他的眼神里多了一丝温暖,笑得也更加开心了。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半年多的努力,曹凤瑞一次性通过操纵员、高级操纵员两场考试,光荣地成为了“华龙一号”全球首堆的首批高级操纵员,并成为全球首堆的首批值长。

“运行人作为机组守护者,不是在守护机组,就是在守护机组的路上。”是的,8小时内,核电运行人员目标一致,团结一心全力守护好机组安全可靠运行,8小时外,运行人员也不断通过自身学习,扎实技能,开展系统文件更新、验证大修文件包、阀门位置及标高电子版图纸标注等工作,为的都是今后能更好地守护机组。

近期,曹凤瑞所在的“华龙一号”示范工程运行团队正开展“精品厂房、精品系统”创建活动,针对“华龙一号”工程现场环境复杂、系统多样的情况,对各厂房、设备进行“地毯式”巡视,找出薄弱环节,大力推动整改,形成长效机制。几番排查过后,设备的“健康水平”稳步提升,厂房内也焕然一新,为每一位华龙建设者提供了良好的作业环境。

采访中,曹凤瑞不止一次摆摆手谦虚地提到,他只是众多华龙建设者中的一员,不要把“聚光灯”都集中在他一个人身上,全球首堆每一项进展的取得,凝聚的是整个华龙团队的力量。诚然,8小时“厂长”一声“已经临界”的广播背后,站立着的,是千千万万像曹凤瑞一样认认真真、踏踏实实的核电工作者。(何成希)

分享到: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互动专题
扫一扫
关注“中国核电”官方微信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