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让AP1000全球首堆光环更加绚丽的三门核电人
发布时间:2016-09-29 字体:[ ]



    60多年前,老一辈核工业工作者为了核事业的发展,无论是对于核域庞大系统中的“关键部件”,还是一颗“螺丝钉”,都忘我地贡献着自己的全部能量,照亮了核工业发展之路。事实上,核工业精神一直在延续、在传承……

  作为AP1000全球首堆示范工程,三门核电一期工程闪烁着敢为人先的耀眼光芒的同时,也存在着许多前无来路、无可借鉴的未知困难。不断摸索、尝试成了AP1000全球首堆建设调试的常态。为此,三门核电人付出了太多的艰辛和汗水——项目长周期的建设带来了难以想象的挑战和压力;新技术、新模式、新系统、新设备、新试验,无不考验着他们的意志和实力……

  奉行“安全是事业的生命线”的三门核电人以“建好全球第一,打造示范工程,引领核电发展”为使命,不断攻坚克难,全力以赴,为三门核电安全顺利建设和投产运行保驾护航,其间也凝结了“责任担当、敢为人先、不畏艰难、甘于奉献、勇于胜利”的首堆精神。

  小业主大责任

  如今,在浙江三门这片蓝天下,AP1000全球首堆傲然屹立。对于它的“成长”,工程建设、管理人员可以说功不可没。都说工程建设是最辛苦的。的确,无论是寒冷的冬天,还是炎热的夏天,工程都会按照计划节点推进,而呼啸寒冷的海风,高温、蚊虫的侵扰,只能由工作人员自己克服。但无论环境多么恶劣,三门核电工程管理处的工作人员始终24小时坚守在工程现场,走过了一个个春夏秋冬,护航工程安全推进。

  2012年8月7日凌晨两点,台风“海葵”席卷三门,呼啸的狂风、如柱的大雨几乎淹没了城市的一切声音。而距离“台风眼”仅有3公里的三门核电厂区更是狂风暴雨肆虐。“他们不去,我们上!无论如何也要确保设备的安全。”昏黄的路灯下,三门核电厂区内,十几个身影顶着14级台风,逆风而行,一点点地向一体化顶盖(IHP)拼装场挪动……冒着巨大的风雨搬运沙袋加固一体化顶盖拼装保护棚,确保设备安全。

  在沿海城市,每年的7~10月是台风的高发季。依海而建的三门核电,为了确保现场安全可控,制定了相应的应急机制。安排专人时时关注台风动向,一旦得知台风即将来临,就会立刻启动应急机制,成立抗台突击队,昼夜监控现场情况,确保工程现场安全。

  “海葵”登陆三门时正值三门核电工程建设高峰期,一体化顶盖刚刚运抵现场正待拼装。按照合同规定,设备由西屋公司拼装完成后再交付工程。台风登陆的这天凌晨,三门核电抗台突击队人员巡查现场时发现,一体化顶盖外面搭建的保护棚被大风掀起,而该设备对环境要求很高,一旦进水就会对设备造成影响。工作人员立即通知西屋公司工作人员。“当时,他们说风太大,为了安全不去。”三门核电工程管理处处长、浙江省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王凯回忆说,“设备拼装期间保护设备的质量安全本是西屋的职责。他们不去,我们必须得去,因为我们是业主。”

  “14级风是什么概念呢?人是不能像平时一样直着走路的,身体必须往前倾斜才能确保不被吹倒。” 工程管理处党总支副书记、处长助理张雷说,“风雨实在是太大了,当时我带了一个手环,回来后它显示的是人处于游泳的状态。”

  事实上,在三门核电,巡查现场确保工程安全并非只在“特殊时期”,而是每天的“必修课”。从2009年正式开工建设以来,工程管理处工作人员每天都要巡查工程现场,无论春夏秋冬,不论节假日,雷打不动地每天晚上7:30开始对整个工程现场进行安全检查。“刚开始是自发的行为,久而久之成了大家的自觉行为。”张雷说。

  “尽管我们是小业主,但责任大于天,我们始终积极推进项目的进展。”王凯说。

  7×24小时的拼搏

  在三门核电1号机组核岛厂房,一个身影不停地忙碌着,检查、查找问题,记录,探讨试验方案,与各方积极协调……尽管面露疲惫,但他的目光依旧炯炯有神。而事实上,为了确保冷试能够顺利完成,他已经3天没有休息了。他就是三门核电1号机组一回路冷态水压试验调试核岛总协调人、浙江省万名好党员王子虎。

  今年3月,AP1000全球首堆开始冷试的前期准备工作。冷试是工程建安完成后首个集中对核岛关键路径开展的验证试验。若是国内小批量化建设的堆型,可以说早已轻车熟路。但作为全球首堆,新技术、新系统、新设备、新试验,一切只能摸索前行。而为了顺利完成试验,早在2015年3月,三门核电就成立了冷试突击队。

  “冷试前要做大量的工作,要进行核岛系统冲洗、流道试验等各种试验。因为是第一次设计、第一次试验,试验过程中总有一些和设计标准不一致。” 调试处党总支书记、处长助理栗岭茂说。

  流道试验就是要验证系统流量。作为庞大复杂的核电系统,一个试验需要做大量的准备工作,需要调试、运行、维修等多个部门人员协同作战。为此,试验前,王子虎积极协调各方,从程序的编写准备,到现场相关设施是否准备到位都全力投入、精心检查。尽管如此,流道试验结果仍然满足不了要求。问题出在哪里?所有的人一筹莫展。而时间不等人。为了抢工期,他们抓紧时间写报告,提供原始试验数据给西屋设计方进行评估,等待变更试验方法或发布系统设计变更。“由于设计变更、设备故障,节点目标不断被突破,我们必须要用最短的时间完成试验,尽力挽回进度。”栗岭茂说。

  那是一段不分昼夜的日子。为了抢时间,王子虎与工作人员争分夺秒地查找问题,在连夜的全面排查后发现,管道三通内径不足导致流量不达标。针对问题,三门核电紧急根据设计要求重新采购替换三通。再次试验时,流道试验的参数完全达标。

  “当时,大家反复讨论、排查、试验,而为了不中断调试,王子虎连续3天坚守在现场,直到解决了所有的问题。”栗岭茂说,“事实上,所有的调试运行工作人员都非常拼。调试期间,我们的工作时间就是7×24小时,只要一满足试验条件,不论什么时候都会立即试验。有的人因为压力、疲惫直流鼻血。”

  而一起参加调试的西屋公司工作人员也感慨地说,三门核电人不仅技术钻研比较深入,工作细心,而且非常能吃苦耐劳。

  原则背后的安全意识与技术实力

  7月,烈日炎炎,近40摄氏度的高温,一般人根本无法离开空调的“呵护”。而三门核电维修处的年轻小伙子们,顶着酷暑高温,穿着浸满汗水的衣服,硬是在没有空调的检修车间里,完成了三门核电1号机组热试前的最后一场战役。

  冷试后,维修电动阀小组检查时发现,一回路自动泄压系统(ADS)的四个电动阀行车时间不满足要求,必须更换齿轮。事实上,如果是在工厂执行此项操作是很容易的,但如今电厂处于调试阶段,所有的设施都已安装就位,空间狭小,而ADS又在反应堆厂房40米处的最高点,根本无法在现场对阀门进行解体、改造。“设备只能运到维修车间进行维修,但问题立马就来了。”三门核电维修处电动阀小组组长许龙龙说。问题一:如何卸?要从40米高处相当于10层楼的高度把重300公斤的设备卸下来,而现场环境无法支持直接用吊车。问题二:如何运?核岛的设备运输闸门已经关闭,只能走窄小的人员通道,而300公斤设备的搬运并非易事。“这一卸一运让人绞尽了脑汁,最后还是靠大家齐心协力解决了。”许龙龙说。

  但让许龙龙没想到的是,这些困难仅仅只是开始。自动泄压系统的四台电动阀门进行性能试验时发现,设备有很大的噪音。尽管是“85后”,许龙龙已然是国际阀门性能诊断业界专家。根据以往的经验和扎实的专业基础,他和维修处的“小伙伴”们认为设备肯定有问题。热试在即,紧张的工期让他们无法调整休息就开始了全面排查,直到凌晨时发现,齿轮本身有缺陷。“这个问题很难发现,不仅在验货时靠检视无法察觉,若是仅局部检查也不会轻易发现问题。”许龙龙说。

  问题发现了,如何解决呢?三门核电认为,如果等待美国发货,必将再度拖延工期,可以先修复使用现有设备,待新齿轮运抵后再进行更换,但修复需要美方厂家提供图纸。“事情可谓一波三折。起初,美方以涉及厂家技术机密为由不愿意提供图纸,在进行了多次协调后他们才答应提供。”维修处副处长崔晓雷说,“拿到图纸后我们就立刻开始维修,而修复后,四台阀门异常的噪音都消除掉了。”

  “其实在当时,美方说可以用。若是含糊的话,设计方说了可以就应该可以,但为了设备质量安全可控,我们并没有因为他们的认可而放弃自己的原则。”许龙龙说。

  事实上,这些不过是“冰山一角”。为了全球首堆的建设调试,三门核电的所有工作人员都默默地贡献着自己的力量:运行人员不仅要全力执行调试任务,同时还要为日后的发电运行“武装”自己,勇闯黄金人成长“关卡”,有的女操纵员即将临盆却依然坚持参加操纵员考试。而被称为一直在路上的“幕后英雄”——设备监造人,更是放弃了与家人的团聚,常年驻守工程现场,确保设备质量……

  自2002年“四通一平”工程正式动工以来,三门核电人便从四面八方汇聚于此,10余年间,他们从毛头小伙变成为人父母,从青年走到中年,从青涩走向成熟,而此间流过的光阴——蓬勃的青春、人生最珍贵的时光无不镶嵌在首堆建设调试的来路上,与首堆融为一体。而也正因为他们的守望与拼搏,全球首堆AP1000光环更加绚丽。(文 胡春玫 影 陈莹)


分享到: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互动专题
扫一扫
关注“中国核电”官方微信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